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押宝工业大麻遭问询龙津药业坦承存在诸多风险_台北市内湖区新闻

押宝工业大麻遭问询龙津药业坦承存在诸多风险_台北市内湖区新闻

2019-09-05 来源: 董周石

新京报讯(记者 王卡拉)工业大麻成为近期热门话题。因主营营业业绩下滑显着,龙津药业企图收购牧亚农业51%的股权,以工业大麻为契机扩大公司收入和利润规模。这一押宝工业大麻“赌明天”的行为引起深交所关注,并发出问询函。3月13日,龙津药业回复深交所称,若是牧亚农业2019年能够完成业绩答应,对公司业绩孝敬约到达2018年净利润的18%,但此番投资也存在生意业务、谋划、莳植等诸多风险。


3月13日,龙津药业股价继续保持狂飙上扬的趋势,以16.5元开盘,封停在18.41元,涨幅9.98%。从2月22日至今,龙津药业股价已经一连14天上涨。


预估今年工业大麻莳植业绩或超200万元


3月12日晚间,龙津药业公布2018年年度陈诉显示,因焦点产物受政策影响导致销量大幅下滑,营业收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划分为3.36亿元、1387万元,在营收实现同比10.36%增加的同时,净利润同比下降60.55%。


龙津药业称,政策和市场因素对公司产物销量下滑的影响仍在连续,预计国家版辅助用药目录、按病种付费等政策即将推行,医保支付限制越发严酷,公司产物销量下滑状态短期内难以改观,同时研发用度预算继续增添。为此,公司希望通过对外投资,带来新的利润增加点。


基于对工业大麻市场远景的判断和公司研发取得的开端结论,龙津药业于2月28日晚间宣布,企图以自有资金不凌驾1500万元增资云南牧亚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牧亚农业”),并取得其51%股权,该公司主要营业为规模化莳植工业大麻。


对此,深交所要求龙津药业联合牧亚农业所处的行业政策、资质情形及工业大麻莳植、加工等生产情形,说明龙津药业投资该企业可能存在的风险及对公司财政状态及谋划结果的影响。


龙津药业回复称,牧亚农业主要营业为规模化莳植工业大麻,于2016年首次取得《云南省工业大麻莳植允许证》,2018年4月20日完成换证,批准莳植工业大麻面积1.2万亩。牧亚农业在云南省师宗县设立分公司,莳植治理、土地面积、地理位置、种子泉源均切合《云南省工业大麻莳植加工允许划定》的要求,生产谋划历程接受有关部门监视和检查。2018年,牧亚农业莳植工业大麻面积凌驾3000亩,漫衍于云南省师宗县多个州里,采收花叶干品约380余吨。


凭据龙津药业所提供的财政数据,牧亚农业的营收和净利润在去年均泛起大幅增加:2017年实现营收119.81万元,净利润12.17万元;2018年实现营收634.21万元,净利润157.70万元。


不外,牧亚农业现在只能开展工业大麻莳植,不能举行工业大麻加工。由于其并未取得《云南省工业大麻加工允许证》,不具备申请该允许的基础条件,也暂无申请该允许或开展相关加工营业的企图。


龙津药业称,若是牧亚农业2019年能够完成业绩答应,对公司业绩孝敬约到达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18%,也就是约249.66万元。


在2016年,龙津药业的净利润为5765.81万元,随后业绩逐年下滑。牧亚农业预估所能孝敬的249.66万元,只占到了龙津药业2016年净利润的4.33%。这意味着,龙津药业要想回到甚至凌驾此前的业绩水平,以现在下滑的主营营业加上牧亚农业的业绩显然不够,还需要更大的推力。


坦承投资工业大麻存六大风险


在对深交所的回复中,龙津药业坦言,收购牧亚农业51%股权一事仍存在生意业务、政策、合规、税务、莳植、谋划等诸多方面的风险,羁系政策、宏观情况、市场竞争以及公司自身谋划治理等因素均存在不确定性。


在生意业务风险方面,龙津药业称,此次与牧亚农业及其现有股东签署的框架协议,对各方约束有限,牧亚农业尚未经由审计评估,若是最终财政、营业情形与现阶段预计误差较大,且生意业务各方无法告竣一致,本次生意业务可能被终止、推迟。


政策方面,现在海内能够经政府部门批准正当莳植、加工、销售工业大麻的各地区只有云南和黑龙江两省,均通过地要领规予以规范。若是立法、行政部门对工业大麻莳植、加工、生意业务政策举行限制或克制,则对该项营业带来倒霉影响,也可能对牧亚农业谋划业绩发生负面影响。


合规方面,有关部门对工业大麻莳植、运输、生意业务举行严酷治理,只管牧亚农业制订了完善 的治理制度并严酷执行,定期接受有关部门检查,但若是制度执行中泛起重大差错甚至违法行为,将会被有关部门处罚、暂停或作废营业资格,对其谋划发生直接的倒霉影响。


税务方面,牧亚农业现在根据国家税务政策享有免征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的优惠政策,若是其营业、财政被税务机关认定为不切合税收优惠政策,将会造成公司税负水平提升、净利润下降。


而工业大麻莳植属农作物莳植营业,因此,也存在莳植风险,受莳植治理、情况控制、生产要素、病虫害防治等治理和手艺能力的限制,以及恶劣天气、自然灾难等不行抗力因素的影响,可能会泛起成本颠簸、产量颠簸、产物品质差异或质量不达标的情形。


此外,市场需求、销售渠道、市场行情、竞争格式、舆论导向、决议机制,也均会影响产物销量、价钱,该类市场和谋划因素可能会造成产物减价、积压、损失的风险。


新京报记者 王卡拉 编辑 岳秀气 校对 卢茜

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今日新闻

版权所有 ?有渝ICP备179246号-1|Copyright ?2018